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拍电影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MOVCAM铁头官方网店
查看: 2417|回复: 4

[NAB] BMD全幅8K摄影机你很期待吧 |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

[复制链接]

6

主题

11

帖子

5

精华

机构会员

映核网精选

注册时间
2018-11-14
发表于 2019-5-3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01.jpg

BMD在今年2019NAB展会发布的新产品想必大家从各新闻渠道都了解了。比较被关注的包括4K口袋机的电池手柄、带飞梭的剪辑键盘、达芬奇16新增加的CUT页面。除此之外,我们还观察到两个有趣的点,一个是BMD开始在布局8K解决方案,另一个是新出的Teranex Mini SDI-HDMI 8K转换盒内置了屏幕校准功能。


Teranex 8K盒子

先说这个Teranex新盒子的校准功能。这是一个相当令人意外的东西,甚至BMD官方可能都没意识到这个产品在未来对市场可能造成的影响。对于后期工作室而言,屏幕校准(无论是电脑显示屏还是各种监视器)是定期要做的例行维护。而对于更严谨的调色公司而言,监视器校准要么自己买设备自己校准,要么请专业人士上门服务,总之是要花钱的。传统的有硬件校准功能的设备或者带校准功能的I/O盒子价格都不便宜,因为这其实是一个比较细分的小众市场。但Teranex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做法,让这件事变得有意思了。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02.jpg
图 | Teranex Mini SDI to HDMI 8K


在访谈中我们问到BMD亚洲总监Richard先生,BMD为什么会把硬件校准功能做进才一千多美元的8K转换盒里?他觉得这没什么好惊奇的,他说BMD本身就是家技术型的公司,他们觉得只要能做,客户也有可能需要的,他们就做了,就这么简单。。。。好吧,这就是BMD的性格,完全不顾及竞品的感受啊。


Teranex 8K转换盒自带的校准目前支持X-Rite i1 Pro和Klein K10-A两种探头,SpectraCal C6也支持,用i1的选项即可。无论是SDI输入的监视器还是HDMI的电视机,都可以进行校准,是不是很福利的样子。官方售价1295美元,开后期工作室的同学完全可以搞一台。你可以理解成买个硬件校准设备附送个8K变换盒。



关于8K

下面说下8K。今年BMD发了3款8K产品:

切换机ATEM Constellation 8K

录机HyperDeck Extreme 8K

转换盒Teranex Mini SDI-HDMI 8K

加上之前的DeckLink 8K Pro,总共4款。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03.jpg

图 | 我们画的“BMD 8K全家桶”



当时在发布会上我们就觉得,这个8K解决方案的布局不要太明显啊。我们还画了个草图,按照BMD这种“全家桶”的性格,那8K摄影机肯定没跑啊。后来在访谈中我们也问到Richard同样的问题,不过你懂的,人家肯定不会说嘛。😂


官方不会说但不妨碍我们猜测哦。首先,按照上面的判断,8K摄影机是要出来的,不是明年就是后年,而且明年的可能性非常大。日系厂商都在为2020东京奥运会做8K产品的冲刺。而历届奥运往往都是重要的“技术转型年”,2020成为“8K元年”的可能性非常大。任何有点头脑的厂商恐怕都不会无视这点。所以从奥运8K这个层面去看,BMD非常有可能会先从S35的8K摄影机切入。无论是升级URSA系列还是Studio系列,都能恰如其分地为8K录制转播解决方案补上最重要的一环。


另外还有一个跟我国5G8K大战略有关的因素。具体就不展开说了,想必各广电厂商已经深入学习领会了。


至于说BMD是否会出全幅机器,我们用最简单的逻辑进行判断的。你数一下市场里的主流摄影机厂商,还缺哪家没有全幅机?连ZCAM这种新兵都要发全幅机了,BMD还能按兵不动,这做派是不是有点不太BMD啊?所以,从合理的企业性格去推断,BMD很快就会有全幅摄影机发布,最晚不会超过明年。明年再不发,黄花菜都凉了亲,这种事BMD是不可能做的,对吧?至于说全幅机是不是8K,我们就不猜了,期待就好了,要不怎么本文题目叫“期待”呢。


电池手柄我们就不评论了,需要的同学自然需要。那个键盘嘛,也不评论了,静观市场反应就好。达芬奇16里的CUT功能,的确蛮有意思的,大家不妨试玩一下,反正不花钱嘛,没准CUT更适合你也难说哈。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04.jpg
图 | 达芬奇剪辑键盘细节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05.jpg
图 | 达芬奇剪辑键盘细节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06.jpg
图 | 达芬奇剪辑键盘细节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07.jpg
图 | BMPCC4K电池手柄细节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08.jpg
图 | BMPCC4K电池手柄细节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09.jpg
图 | 说BMPCC4K电池手柄细节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10.jpg
图 | BMPCC4K电池手柄细节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 Lim
采访文字整理在二楼

2019NAB展会期间,映核旗下FILMAKER论坛版主熊巍与BMD亚洲总监Richard Lim(林兴)先生进行了一次非常深入的访谈。访谈总长有40多分钟,我们分成了上下两集,方便大家观看。熊巍(V版)好几年没出镜做节目了,他现在已经是国内一线调色师,近年完成的重要作品包括《白鹿原》(2016)、《那年花开月正圆》(2017)、《大江大河》(2018)。以后我们会安排更多机会与熊巍探讨后期和流程管控的内容。


专访Richard Lim内容提纲(上)
1、为什么会做BMPCC4K的电池手柄?
2、BMD未来摄影机更注重固件上的升级。
3、是否会推出8K摄影机?
4、关于达芬奇剪辑键盘。
5、达芬奇的大调色台什么时候更新?
6、达芬奇16里的AI算法。
7、达芬奇从单纯调色软件变成综合工作站。



▲视频 |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 Lim(上)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1119495/
腾讯:https://v.qq.com/x/page/y0866gf654e.html

专访Richard Lim内容提纲(下)

8、达芬奇16里的新功能CUT。

9、BMD对于8K解决方案的看法。

10、BMD与显卡的关系,A卡?N卡?

11、Teranex转换盒的屏幕校准功能。

12、从BMPCC4K供货期谈BMD产品制造。

13、BMPCC4K是否还有固件升级潜力?



▲视频 | 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 Lim(下)





映核集二维码.jpg

6

主题

11

帖子

5

精华

机构会员

映核网精选

注册时间
2018-11-14
 楼主| 发表于 2019-5-3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楼:专访BMD亚洲总监Richard Lim(林兴)文字整理

熊:大家好,我们是在拉斯维加斯2019NAB的展会。今天特别高兴又和Richard先生可以聊一聊BMD的一些东西。那我手里的这个,当然是今年很多人特别期待的电池手柄。当然了,很多人有吐槽这个东西,不是那么BMD。为什么会做那么个电池手柄,是因为觉得这个东西电量真的不太耐用吗?

林:主要考虑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这个机器供货六个月以后,有很多用户外接一些配件,比如说移动的固态硬盘,或者是防抖的镜头,这些都会吃电的。所以很多用户就反馈说,续航这部分能不能做一些增进的部分。我们那时候就考虑在已经完成的机器上面做外接,能不能加上续航的能力。所以才会做出这个东西。这直接是考虑到用户体验的关系。现在这个电池手柄用的是索尼NPF550的电池。手柄里面可以放两块电池。大概续航可以在2-3个小时之间。

熊:为什么没有选择还用LPE6呢?比如佳能用那个也能做电池手柄。

林:因为NPF550电池的电芯,它的续航能力比LPE6的长40%。既然是为了要把续航做得更久一些,需要就选比较适合这部分的电池。而且那个NPF550的电池很多人都在用

熊:对,因为小监都用它。基本上所有的小监产品用的都是索尼的F系列,用那个的比较多。
这个还挺好,是因为这个能解决之前的底下特别热的问题。现在做完隔开了。所以说对很多手持的用户,一个是我觉得镜头和机身能更平衡,还有一个就是,这个地方能解决特别热的时候这里有一个托的地方。基本上能解决手持过热的问题,所以还有点意思。

林:你自己也拍摄,对吧?所以现在拿这个电池手柄你觉得手感怎么样?

熊:还行,其实重量是平衡的,还处于可接受的程度。如果你不用rig,不用很多附件的话,这个还蛮好用的。

林:算合理。

熊:对。如果你用rig的话,你可能也不会用它,肯定就直接这边外接供电了。所以说这个整体还可以。因为完全是从单反的手柄来的,你从这边看就是。握持确实很像的。只是说,如果是更单反的话它会少了一个竖拍的东西。

林:我明白,不过这个不是单反嘛。我在网上看到有用户觉得这个是不是为竖拍而做的。

熊:对,就可能会有人想到这个点吧。所以他们可能会这么认为。那这个BMPCC4K去年和今年比,包括摄影机这些,大家会发现,其实都是在软件方面下了很多功夫,尤其是固件。包括支持BMD-RAW,类似这样的功能。那BMD是不是会转向除了硬件优化,将来主要以软件升级为主呢。

林:其实我们大部分的产品线,硬件完成以后,它都会通过软件去解决问题和增加硬件所能支持的功能。所以,以后在软件上肯定会看到更多不一样的版本,去比如说解决一些问题,去优化工作性能的地方。甚至于以后可能,如果我们有能力把它更效率化的话,可以加入之前没有的一些功能。

熊:对,因为从BMCC开始,一直到BMPC,BMPPC,然后再到4K,4.6K。以前BMD升级主要是靠换传感器,换规格来做的。到了这会儿就有了新Blackmagic RAW,4.6K的sensor应该跟以前的是一样的,同款的sensor,但是做了新的色彩算法的升级。

林:对,基本上以前那种升级方式以后还是会有的。只不过因为我们这个色彩学是第四代,可能以后传感器或者硬件能支持的话,有可能会有第五代,第六代,都有可能以软件的方式去升级在机器里。

熊:所以说,从BMD的角度来说,因为推了RAW这些东西,就是放了很多开发的精力在这些上面。

林:现在Blackmagic RAW的年龄很小,大概就是只有九个多月的年龄,已经是Blackmagic RAW 1.3的版本,这个版本还是很初级的,以后我们还是会在Blackmagic RAW的基础上做出很多的改善和完善。增加它能实现很多功能的地方。

熊:所以这相当于吸取了之前用CinemaDNG这种有损压缩RAW的一些经验吧,可能用户的接受度还是没有达到一个更好的程度,或者说是为了更好的性能,然后做了一个自己的这个。

林:应该说我们做摄影机大概七年了。这七年我们做了十多样不一样型号的摄影机,普及到很多不一样的客户。BMD有个很好的东西就是客户往往都很乐意跟我们做反馈,跟我们做交流。我们从这种交流里学到很多摄影机能改进能升级的地方。所以这些我们都尽量在我们的新品上面或者新的固件上面,新的软体上面去实现给大家。

熊:我想象中,我猜测,您可以不用回答。今年看到BMD放的一个特别关键的东西就是8K的概念。根据8K出了很多相关的一些产品。可能从一开始的转换器,加上转播性的,信号兼容的。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期待,我理解,明年是不是就能看到8K的BMD的摄影机。

林: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好了。BMD会一直走在技术的前端。这技术可能是色彩,可能是像素,可能是录制的格式,编码的格式,我们都会尽量地走在最前端,用最好的技术去实现之前实现不了的地方。所以,在以后我们肯定会有不一样的产品出来,去实现这些东西。比如说以后可能会有新款的话,就可能是因为新的硬件能支持更多的运算方式,那我们就可以用上的话,那可能就会出一些,比如你刚才说的比较高像素的摄影机。

熊:就是其实一方面看用户的需求,另一方面也看市场中有没有合适的东西可以做出这样相应的产品。

林:另外一个方向要考虑的事,如果摄影机能做出某个格式,或者8K、4K也好,我们也要考虑目前的后期解决方案,有没有这个解决方案。所以BMD考虑的都是,当我们推出Blackmagic RAW的时候,4K也好,拍120帧也好,我们的用户群体他们在后期是能用得上的。

熊:就是要做一个比较完整的,而不是一个单独的点。

林:我们Blackmagic Design比较占优势的地方,也是客户都喜欢的地方,就是我们不会说没有解决方案。所以都是比较完整的一个生态,让大家去运用上我们的东西。

熊:另外一个话题是关于达芬奇16。我看到你们放了键盘,虽然说这个键盘,很多我的朋友在吐槽,因为它的这个外观感觉不那么BMD,大家可能会联想起二三十年前用的对编机。因为它有那个飞梭轮,还有这种比较朴实的外观,特别像以前的那样。而且很多人觉得为什么会卖那么贵,就是关于这个定价,这个是怎么考虑的。因为很多剪辑师他们总觉得我平时那么剪,几百块钱,我用得也很开心,我为什么要花那么多的价格。他们不像调色师对这个东西觉得会有本质的区别。

林:这部分我们分两段来去做解释。我们出了这个做剪辑的Keyboard键盘,跟我们有个新的固态硬盘录制机也是有一个转钮来做,它的遥控方式也是跟以前广电的那些录机大概都是一样的东西。其实BMD今年对传统广电以前的一些技术和设计是一种致敬。觉得以前非编的剪辑方式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的剪辑方式。

熊:其实还是有参考以前的东西的,就像大家想象的那样。

林:因为以前在线剪辑用这种Keyboard的话,其实是很有效率的。为什么后来不用了呢,是后来不用磁带,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不过我们今年整个年度,在做这部分考虑的时候觉得,如果已经有一个很好的工作,有效率,不见得我们必须要把它淘汰。所以在这个Keyboard里,就把它再度引回来,以在线的方式去做一些非编的剪辑的工作。其实再加上我们那个新的达芬奇16的Cut的页面,它的效率是大速地提高,在剪辑的部分。那另外呢,为什么这个键盘会卖$995美金,稍微比市场上能买到的贵很多。

熊:大家想这个风格不太BMD,大家总觉得应该是$299,$399这样的定价。

林:我们认为,这个键盘是给剪辑师天天要用的。我们的想法是,设计一套,首先能用很久的一个键盘。所以在键盘的设计上,首先它是金属体,并不是塑料的。然后它上面的按钮、旋钮、按键都是可维修可换的。也就是说,整体上,你可能买贵了,不过它可以用很久。你不用说,键盘坏了我就把它给丢了,你可以把按键、旋钮这些,后来都可以做维修。把产品的生命可以延续更久一些。

熊:等于把键盘当作一个生产力工具来看待。

是的,本来就是一个生产力工具嘛。

熊:就是当作一个能用很久的生产力工具。因为它不像电脑,电脑其实用几年可能就慢了。

林:目前这个型号的设计想法是要让剪辑师可以用很久。

熊:那是不是就像你们的大台子似的。因为这是一个很,我很多朋友都想知道BMD什么时候更新它的大台子。这个应该是你们最久没有更新的产品之一了,十年。

林:是,有达芬奇以来就这么久。达芬奇多久它就多久。

熊:因为我很多有大台子的朋友,他们觉得现在的大台子跟现在版本的契合度,其实并没有那么高了,因为达芬奇变化太大了。

林:明白。我们有很多用户跟你反馈同样的东西。所以我们也在考虑这个大台子,调色台这部分的东西。只不过呢,有时也请大家了解一下,BMD的产品线实在太广,资源有限。有些项目现在没实现并不代表我们没有去思考。

熊:可能是有这样的计划或这样的想法在。

林:计划肯定有,想法也有。

熊:或者说产品不确定。

林:什么时候能实现就不清楚。因为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要做的产品实在太多。我们公司里有很多的想法,很多产品的东西,甚至我们很多产品都必须要做升级,或者做改进,都有。这个大台子我们当然会尽量去争取,不过目前还很难说什么时候会实现新的大台子。

熊:然后我还看到一个特别好的点,可能您刚才没有提到,就是达芬奇16里面,我看到有了利用神经网络来做算法,来去根据人脸,比如说去做区分。这个是不是意味着。因为大家老在提一个概念,将来AI可能能够替代调色师的工作。当然我自己知道这个是不可能的,我想说的是,是不是BMD有往这个方向去。就是利用这些智能计算的方式做其他功能的延展。

林:对啊,我认为我们对AI不能只单方面地了解,说AI是要取代人类的。其实AI并不是要取代人类的工作,AI你要把它看成它可以辅助人类的工作。现在我们把神经网络加在达芬奇里是要把工作更能效率化。比如说这个脸型识别,然后把素材全部集在一个媒体的箱子里头。这个是加速调色师更有效率,他没有花他的时间去找这些东西。

熊:其实我们理解还不太一样。因为我们以前在项目里面可能会遇到要单独找某些人的镜头,
可能要去做一些美容啊,修正啊,这个节省很多时间。

林:是啊,你说的就是在应用上面。在应用上面,你之前要去找,如果素是几千个镜头的话,你要去找其实是很费事的事情。AI可以从这个角度去看,它是用来让这个系统更有效率。然后调色师所省下来的时间可以专注在美术这部分。就是这种AI暂时替代不了的,涉及到审美和情感的东西。

林:对,这些东西肯定是AI达不到的嘛,目前AI肯定是达不到的。

熊:这个让我想起了很多游戏,比如说它讲的是引擎的概念,那是不是达芬奇将来也可能借助这个神经网络的引擎开发更多的功能。这个是不是也在你们的计划范围里。

林:就像刚才我们说的,各个产品线,软体也好,硬件也好,我们都会采纳最新的技术的概念。不只是技术的硬件能力,甚至于研发的概念,发展的概念,基本上都会把它们挪到我们产品里面去用。以后AI将会成为达芬奇里面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一部分就是我们刚才说的,把它更效率化。

熊:另外一点就是说,达芬奇这么多年的发展,你们收购了很多公司,包括从Firelight,从Fusion等等这些,加上今年你们又在里面加了Cut的界面。等于你们把线性编辑和非线性编辑全部放进了一个软件里,这是唯一的一个。那是不是意味着BMD的达芬奇作为一站式的软件实际上是变得更加封闭了呢?

林:其实我们并不是这么觉得。

熊:因为它可以做所有的事情。

林:不应该以封闭的角度来看,你应该是把每个页面当成是一种独立的工作室。如果你只想做调音的话,你就可以在Firelight的页面去工作,没有必要一定要在别的页面去做。或者是你只想做调色的话,你可以只在调色的页面去做。不过我们也有很多行业里头,尤其是现在年轻的一些人,他们其实上是在剪辑、调色、音频都能处理,这些创意者的话,他们其实更喜欢在这一个软体工作室里头,去实现他要做的东西。所以达芬奇,我本身的看法,它是一个很开放的。你要怎么用它,就能怎么用它。并不是它有那个页面你就必须要用它。所以如果你是一个做到很精准的,有的创意者可能做得很精准,可能他会剪辑,他会调色,他会调音频,不过他可能做到很精准的话,他可能在调色这部分,就像你这样,做得很专,很专业。他会在9成的时间里头就在调色的页面工作。我们的意思也是这样的。有时候一个镜头要移一个位置,那可能花你一些时间,去剪辑页里去调一调就可以了。并不是说要把整个市场,把创意者封闭在一个软体里头。

熊:因为调色师有些可能觉得看到达芬奇有更新,跟我没有关系,我看达芬奇又更新了,又跟我没关系,他们可能从心理上会觉得什么时候达芬奇可以多一些,因为调色工具很成熟了,相应的更新其实是很少的,它的这些新的feature主要集中在剪辑啊,集中在其他的。他们可能觉得自己被冷落了。因为一开始这只是一个调色软件。

林:其实就好像一个家庭里有一个孩子和有五个孩子不一样的地方。我们这么说好了,我们会尽量在每个页面里做很多投入,现在整个达芬奇里面有一些页面是比较成熟的,比如说调色,达芬奇本身就是一个很专业的调色软体。如果它能做得很专业的话,大部分的工具都已经全了。那现在能增强的部分都是看现在行业里的应用方式,现代人拍摄的那些功能,格式的一些功能,或者是在调色区里,新一代的调色师他们是怎么样的思维方式,所以我们在那种基础上做优化的话,不可能会有革命性的改变,它会增强性地去做。那有一些页面可能没那么成熟,比如说Firelight。我们是收购了Firelight这家公司,然后要把他们的工具都移植到达芬奇。这部分的工作很多,所以会显得好像我们老在做。老在更新。
我们是老在做Firelight的东西,不过我们每一个升级从来没有忽略调色页。每一个升级,都有它的新工具,新功能,甚至于完善了一些之前没有做好的部分。今年我们大胆地尝试了一个从零开始设计的Cut的页面。比较像线性编辑这部分,再加上之前我们说的达芬奇的那个剪辑的Keyboard,它会把剪辑这部分做得更简单一些。让剪辑师可以快速地成立一个时间线。在创意的领域里,时间是创意的本钱。如果可以把一些工作做得很快速的话,所剩下来的时间就可以让你去做创意的部分。试着不一样的表达方式。所以我们今年的Cut页面蛮值得关注的。

熊:是,明显是在主推这个东西。这个真的是这样。会不会将来你们的Cut页面,应该是要搭你们的键盘会更好用一些。将来会不会有一个廉价版的键盘出来呢?

林:我们现在想的是先把键盘推到市场上,让一些用户去用。用了以后肯定会很多反馈,同时我们也是在材料上,或者是设计上,或者是生产上,会做出深度的继续研究和开发,能不能把价格更效率化。

熊:可能有人觉得说我希望这个功能里面我只需要一个功能的部分,能单独出一个飞梭轮
或者类似这样的东西,然后我来搭配原来的东西去做,然后降低价格,可能会更有适用性。

林:完全明白,也希望用户们能明白我们虽然是出了一个剪辑的键盘,并不代表没有剪辑的键盘就不能用。是能用的,而且还是很快。只是这个剪辑,这样讲好啦,如果没有用剪辑键盘,你的速度可能是90公里。然后用了键盘你的速度可能是150公里。

熊:所以这个信息大家不要有误区,并不是说新的东西一定要搭配那样。因为大家容易吐槽,会觉得说为了用这个新的特性,我可能要花很多钱。其实也不是。你可能有一个普通的键盘,加上鼠标,你在这个界面也可以干得很快。

林:而且肯定是可以干得很快。我们网页上有一个视频是介绍Cut这个网页的。大家如果去看的话就可以理解到,你用鼠标其实也很快。就跟我们做调色一样,你用鼠标也可以调色,你有调色台可以调色地更快。那剪辑页面也一样。这个Cut的构思就是我们从零开始去想最有效率的剪辑方式,最有效率地把素材统编在一起,最有效率地怎么选你要的素材去用,去剪。这个键盘呢,除了对以前在线剪辑的那种效率的工作致敬以外,其实你再用上这个键盘的话,它是可以加速你的工作速度的。

熊:所以更多来说,Cut指的不是说我要硬件上的区别,而是更多是你的思路上去改变。

林:Cut完全是一个思路的改变。我们是完全抛弃了Edit这个剪辑页面里面的任何工作方式。而且是从零开始地去想。大家要知道现在达芬奇里有Cut和剪辑页面。我们没有舍弃剪辑,如果一些用户是比较喜欢传统的剪辑方式的话,页面还在的,你还可以去用。

熊:是,因为很难一步到位嘛。那我理解是不是将来这个好用的话,可能剪辑页面就会没有了。

林:我个人用了几次,我个人认为,在剪辑上我应该花很多的时间在Cut页面上。因为速度实在是太快、太方便、太容易用了。那我以后在剪辑上面,我可能九成的时间都花在Cut上,然后花10%时间在剪辑页面里,做一些比较重要,或者Cut没有的功能。那我肯定会把我的速度加快。我可以两个页面都通用嘛,对吧。

熊:明白。那现在是这样,现在这么多类似8K,包括达芬奇也支持8K,那对8K,将来达芬奇本身有没有做一些效能上的新的改变。因为8K,目前来说,处理很多,真的按8K来的话整个效能会很慢。就像4K刚开始的时候,是有类似的。

林:8K跟4K的最大差别还是数据量嘛。

熊:数据量一下4倍出去了。

林:对,这个8K的数据量是高清的16倍。

熊:这样一步到位的话,虽然我们的接口有了,能显示的设备很贵也有了,但是我的感觉是现在的处理速度还是有很大的障碍,在整个这个事情上。BMD一直在最新的领域去尝试,那才可以带动硬件上的加强。

林:所以我们要先去支持它。

林:我们必须要有一个人去尝试,去尝试没有人做的东西。后面的人才看得到我们可以在这部分加强,在另外部分加强,或者是现在在运算上有这个需求,那其他厂家就会往这个方向一起走。所以我们在8K这部分,其实8K这个环境现在没有铁定的规格或standard,怎么去做。

熊:就像当时4K,你们出个12G之类的,规格很像。

林:所以我们一直在尝试做新的东西,我们希望别的厂家看到我们去做的时候,他们也会做他们那部分的东西。大家一起努力去做某个技术的前端的话,可能我们就会慢慢地把这部分实现出来。

熊:所以现在大家看到有8K,也不用太担心说,哎呀是不是我现在弄4K的东西已经过时啊,落伍啊。

林:对啊,你现在的设备都是4K的话,要做8K肯定会有一些困难。这并不代表以后你做不了,对吧,那慢慢地大家都是可以做得了。所以在产品上是先把这些涉及到标准的先起来。都是说转换器加上板块这些支持为主,然后再一步一步可能会增加效能。

林:而且你看这个展会NAB我们就出了三、四样跟8K有关的,可能明年就是七、八样,十多样,慢慢再把这部分给加强起来。最后还是像BMD一贯的作风,在8K的环境里头,能有一个完整全流程的生态让大家去做。现在你们再用4K已经一点压力都没有了。

熊:对,因为显卡厂商,这是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BMD究竟是跟AMD合作得好,还是跟NVIDIA合作得好一些呢?因为大家在选择GPU加速卡的时候,很多人会问我这个问题,我应该选A卡,我还是应该选N卡。你有什么建议?

林:BMD的想法是我们希望跟每个厂家都合作得很密切。那厂家跟厂家,他们的产品肯定有他们的区别和他们的特点。

熊:因为一个是OpenCL,一个是更封闭的CUDA。

林:而且我们认为当用户选一个产品来用的话,不完全只在性能上做考虑,性价比上也得做考虑,售后也有做考虑。所以还是建议大家选择最适合你们用的。而最好的不一定是最适合你的。

熊:其实大家要按需选择。

林:对啊,按自己的需求。

熊:就是BMD本身并没有区分,一开始的时候,达芬奇主推的是NVIDIA在最早的时候。后来AMD,OpenCL加入之后,逐步开始。

林:这不就是用户的反馈嘛,一开始就是NVIDIA,用户一直问我们BMD说,那能不能支持A卡,A卡,A卡,A卡,所以现在就实现了支持A卡啊。所以我们一直很接地地去聆听用户们的反馈。当然你今年说了我不可能明天就能实现给你,慢慢以后。

熊:所以甚至可能明年英特尔发了他的系列,可能也会支持,就类似的。

林:比如你明天如果去成立一家公司,出了你熊巍的卡,可能很厉害的话,我们也可以支持啊。没有必要去。

熊:所以BMD是非常开放的,BMD愿意跟所有这样的

林:当然了,我们几乎什么技术都是开放的。我们开放Blackmagic RAW的第一天我们就开放,你们要支持就支持嘛。今年NAB Baselight不是支持了我们的Blackmagic RAW嘛。

熊:因为摄影机录这个嘛,他们肯定是这种考量嘛。

有些人可能以为达芬奇和Baselight是专业调色的对手。

熊:我不觉得是对手。

林:我们不觉得。我们愿意提供我们的技术给他们。那会对整个调色行业,行业越好,我们也跟着越好。

熊:我有看到展台,你们在8K转换盒里还加入了校正功能。这个很有意思。就是BMD会做这么一个工具,感觉很有意思。因为你们有自己的监视器,你们也有自己的这一块,那怎么考虑加入一个calibration,这个点很好啊。

林:这个可能现在要自吹一点点。BMD其实是一个技术型公司,我们有技术能力,有时要达到一些技术功能并不是一个对我们有难度的东西。所以我们的工程师跟产品部有时候在做产品的时候,都会经历说,这个东西其实我们也能做,对客户也有受益,那我们就做出来吧。所以这次在转化盒里除了可以上下变换, 8K下变换到4K(31:50),这种很简单的转变以外,也加强了3D的回放,3D LUT那个,再加上校正的部分。其实我觉得还是蛮好玩的。

熊:同等的,如果你看其他厂家的产品有这样类似功能都会很贵。BMD把它当一个功能就发了,你们没有考虑过竞品的感受吗?

林:不会啊,什么竞品的感受?

熊:就是类似功能的东西其实很贵。

林:噢,竞品。

熊:其他竞争产品。比如说有一个自校正功能的盒子是很贵的。

林:我们很在乎我们的用户。

熊:所以其实,相对来说你们不会在乎行业里其他准则说这个东西就一定要卖得很贵。一直不是这样的。

林:BMD在这十多年来一直在革命化吧。

熊:所以很多东西你们觉得不应该这么贵,然后就把它做出来了。

林:对啊,好像去年吧,我们BMD老总Grant Petty跟别人做了一个采访。有人问他说,为什么你们的摄影机能卖这么便宜。他就很直接地回复了一句话,而且我觉得很对,说我们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卖这么贵。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们为什么卖这么便宜。而且应该问别的厂家你们为什么要卖这个价格。

熊:并不是说它值这个价格,而是说白了这个市场有些东西是畸形的。是他们是畸形的,而不是BMD自己,因为很多人把你们当做价格屠夫,认为是行业的革命者。认为你们在强占市场的时候会是比较激进的公司策略。

林:另外可能跟我们公司很久以前成立的时候的公司理念有关系。老板成立这个公司的主要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革命化整个电视影视行业。以前的电视影视行业我们认为是被技术型产品给绑架的,都卖得很贵。然后这些技术都不能在创意者的手里。所以这十多年来做的都是革命化的东西,就是把这个专业技术做到民间里头。让民间的人、创意者可以把他们的工作流程给专业化。我们经常用的一句话,把专业平民化,把创意专业化。所以我们那个转换盒会加上校正的功能是因为我们有能力这么做。

熊:这其实是一个非常专业化的东西,因为大多数用户其实,就是这是给小部分用户需要的,大多数人其实不需要。

林:我们说十年前好了,十年前我们刚收购达芬奇的时候,那个时候,很多用户可能对调色并不是很了解。十年后,每个人都对调色很理解,或者是认识。那通过我们这个校正的功能,可能后续的两三年,我们的用户群里或非我们的用户群里,只要是做调色的,可能会对监视器的需要,或校正这部分的知识,会开始成熟化,会知道专业人士这么去做的,这么去实现的。所以虽然看起来是一个简单的功能,其实是一种技术的传输,把这个技术带给大家去了解它,去认识它,去用它。

熊:这会不会是一个信号,BMD可能会往专业监视器的方向去发产品。因为你们现在还没有一个跟达芬奇产品线相契合的专业监视器的系列,这个感觉其实是很需要的。

林:这个影视跟广电行业里头,其实很专业的领域太多太多。我们愿意去在不一样的领域开拓东西,做我们能做的东西。不管是监视器也好,还是不是监视器也好,我们一贯都是我们能去做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去做,而不会刻意说我一定要去做这个东西。

熊:可能觉得需要了我就做了。

林:也要本身有这个技术的驾驭能力,这个技术的知识能力。

熊:这个3D Lut校准,在我看来就是做监视器的必要能力。这个能力你们在这个盒子上已经有了。

林:做一个产品并不是那么简单。还要生产啊,管控啊,很多很多的技术是要去驾驭的。

熊:所以其实就是刚好这盒子的硬件有这个能力,然后你们觉得这个功能是可以做的,就把它放了进来,做了这么一个产品。

林:或者有时刚好老板忽然间有这个idea,就实现了。

熊:我觉得今天跟Richard先生聊很开心,我比较开心是BMD和以前不一样,今年的BMD感觉比往年变得更成熟。不再是一个对于产品,比如说我去年放了BMPCC4K,然后今年会有一个什么其他的东西。不再是一年发很多新品,而是想着怎样去改进现有产品。以前跟您聊,我感觉BMD总是在做Beta版的东西。但是今年感觉有些转变,就是在做更成熟的东西,从整个公司的角度。

林:我们公司也跟我们用户一样,一直在提升自己的能力,一直在做更专业的事情,或者是做更完整的事情。我们作为一个技术性的公司,我们也是慢慢地在成长。像你们对我们产品那么支持,你们一直突破自己去做更厉害的东西,更完整的东西。那作为我们这样的公司,在设计上,在产品的思考上都是慢慢地在增强,在升级我们的能力。当然我们希望以后做出更棒更完整的一些产品和技术。

熊:最后一个小问题,我觉得特别高兴的是我在去年NAB的时候,刚发布BMPCC4k,我就下单了。当时我跟人打赌我觉得这一年都不一定能拿到。但是其实我半年后就拿到了,大概十月份。因为预计就是半年后,就拿到了。BMD这次特别不BMD的就是按时间发货了。是不是你们在生产的角度做了很多努力啊?

林:我们肯定是做了很多努力。

熊:因为按照以前的风格,BMD永远是不太可能按时发货的。

林:应该说,以前我们在产品规划都在学习当中。

熊:就有经验和教训。

林:对啊,我们都是从我们以前的失误,各种能解释理由出来的失误中,去学习和完善我们的工作。我们一直以来,作为厂家,有谁研发出来产品不想发货的啊?我们当然也想要发货。我们如果以前有任何对的原因或者不对的原因没有去实现的话,我们都会从里头吸取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当然希望不要在以后的产品中再发生。所以BMPCC,其实这六个月,我们九月底开始供货,到现在六个月,其实都是很努力很努力地在生产。

熊:现在来说生产压力还是很大。

林:对BMPCC来说生产压力还是很大。因为我们几乎是买一台机器就接到两台订单。所以它的订单量一直是超越我们的生产量。不过我们还是会再努力提高我们的产量,去给我们的用户这台机器,希望能把BMPCC发到用户的手上。

熊:所以其实现在到这一代做工的成功都是吸取了初代BMPCC的很多经验,虽然他们造型很多都不太一样了。

林:其实在工业上,材料、制作方式、生产方式都有进步。并不是只有我们广电或影视行业里才有技术的提升。在工业上也有技术的提升,甚至那个材料,你今天拿的这个BMPCC它虽然是一种加强的碳化纤维塑料,它是一种塑料,不过它是一种很强的塑料。我们有很多用户,掉在地上其实都没坏。所以,我们也在质量上做工上都会寻求最好的,我们能做得到的。

熊:很高兴今天和Richard先生聊了这么多。

林:谢谢你!我也很高兴,在这边坐了很久,因为在展台上很累。我也很高兴以我们这样的交流方式,希望能传达我们对用户的看法,对产品的看法。我们BMD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公司。

熊:我真的挺开心的。从BMD本身来说,当你把你的方向,不再是蒙着眼向前快跑,而转向怎么样做更成熟的东西的时候,我觉得是一个公司的进步。从我的角度来看。

林:是,我们公司也很高兴能进步到这个地步。

熊:因为这一代机器,包括大家的评价就是,BMD去年发的时候,这是BMD有史以来色彩最好的一台机器。这个应该不是我的评价,可能是所有人反馈的意见。然后你们把这个东西强化以后,就用在了你们另外一台机器上。做了这样的升级,而不是说简单地我再换一个传感器,我再加大我的规格。而是把现有东西做到更完善。

林:是,明白。我们一直以来就是在追求在固件上、软体上、硬件上的完整和进步。

熊:那后续BMPCC4K还会有一些很多新的功能吗?固件开发有没有可以透露一些小的规划。
它还有没有一些潜力,这台机器。

林:目前这个口袋机它还是有很多潜力。它里头所用的一些配件、芯片。

熊:其实现在还有余量。

林:对,它还是有一些余量的。到底这些余量会用在那一部分,当然还是要看这个产品。其实这个产品在市场上才六个月,六个月不是很久。不过我们已经搜罗到很多人的反馈和意见,都会把这些整合起来看怎么实现。

熊:很高兴。

林:好,谢谢!





映核集二维码.jpg

14

主题

579

帖子

0

精华

认证会员

导演 编剧 摄影 后期____保安 制片 茶水 盒饭

注册时间
2012-8-2
发表于 2019-5-7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同志 一辈子

36

主题

1135

帖子

0

精华

认证会员

注册时间
2010-9-9
发表于 2019-5-9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想问啥时候出16K,坐等
发自-拍電影APP发自-拍電影APP

9

主题

282

帖子

0

精华

认证会员

注册时间
2015-7-18
发表于 2019-5-13 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吃硬件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公告通知上一条 /1 下一条

www.filmaker.cn    

GMT+8, 2019-5-26 21:46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